www.3730.com

当前位置:奥门新萄京8522 > www.3730.com > 当赵国再次遇到危险,一本书读懂大国小历史

当赵国再次遇到危险,一本书读懂大国小历史

来源:http://www.operasage.com 作者:奥门新萄京8522 时间:2019-11-04 04:19

原标题:都说燕赵之地,但燕国衰落和赵国有很大关系

原标题:上书坊 | 一本书读懂大国小历史:《燕国八百年》

见利忘义,杀子求存的燕王喜!这是很多读者都比较关心的问题,接下来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给大家一个参考。

问题:毛遂自荐救了赵国,当赵国再次遇到危险,毛遂为何落个自刎的下场?

燕王喜,姬姓,名喜,燕孝王之子,战国时期燕国最后一任君主。燕王喜二十八年,秦国攻燕,兵临易水。燕太子丹派荆轲、秦舞阳等人以献督亢之地图和秦将樊于期首级之名,图刺秦王政,图穷而匕见,事败。燕王喜二十九年,秦王派王翦率军伐燕,同年十月破燕都蓟城,燕王徙辽东,杀太子丹献秦以求和。燕王喜三十三年,王贲破辽东活捉燕王喜,燕国灭亡。

图片 1

图片 2

燕王喜四年,燕相栗腹奉燕王喜命与赵国结盟,并赠给赵孝成王五百金作为酒资。栗腹回道燕国后,以赵国经历过‘长平之战’,轻壮大多战死,兵力匮乏为由,建议燕王喜攻赵。虽有昌国君乐间,大夫将渠的反对,但架不住绝大多数的燕臣都认为可以攻赵,燕王喜本身也被眼前的利益所蒙蔽,还是执意向赵国发兵。

回答:

图片 3

燕国是存世时间仅次于第一名卫国的姬姓诸侯国,是先秦区域历史文化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

图片 4

燕军兵分两路,一路以栗腹为主,攻打赵国的鄗邑;一路以卿秦为首,攻打赵国的代邑。赵国以廉颇为将,于鄗邑击败了栗腹;另一边,乐乘也在代邑击败了卿秦。

题主这个问题有待商榷。毛遂自荐随平原君出使楚国,在楚廷上威逼楚王合纵抗秦,从而使赵国免于灭国的事情在《史记》中确有记载。而毛遂奉命统率赵军与燕军大战,兵败自刎而死的事情至今是没有任何史书有明确记载的,多半是后人编纂的故事而已。

人物生平

燕国也是姬姓周朝分封在北部边陲的一个弱小的诸侯国,存世八百余年,最后灭于秦。燕国现存史料稀缺,地处边陲,地理环境复杂,古国与古族汇聚互动,其历史文化研究是复杂的学术工程。本书即是在传世文献基础上,利用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试图复原两三千年前的燕国历史文化风貌。

著者:彭华

燕军战败,乐间逃到了赵国。廉颇乘胜追击,足足追赶了五百余里,一直追到了燕都蓟,将蓟包围。最终还是靠着新任燕相将渠,才让赵国同意从燕国撤兵。

我们可以大致分析一下毛遂自刎而死这件事的可能性。

公元前255年,喜的父亲燕孝王去世,于是喜继承燕国国君之位,史称燕王喜。

就燕国所处的军事地理位置而言,北边胡狄,东接田齐,西连强赵,曾经一度弱小,“东不如齐,西不如赵”(《战国策·燕策一》)。但经过燕昭王、苏秦、乐毅等人的苦心经营后,北破东胡,筑长城,置五郡,基本上解决了胡狄扰边的忧患;又东败强齐,虽然功亏一篑,但元气大伤的齐国,一时难以对燕构成威胁;唯独西边的赵国,经过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后,势力大增,南征北战,国力大振,俨然一介大国、强国,不可须臾小视。

出版时间:2018年7月

图片 5

毛遂自刎的故事概要

当赵国再次遇到危险,一本书读懂大国小历史。在邯郸之围解除的第二年,燕国大举进攻赵国,赵王和平原君想起了刚立了大功的毛遂,于是命令毛遂统帅赵军迎战。毛遂对赵王说:“我只是一个文人,带兵打仗我可不懂。虽然我不怕死,但误了国家大事就不好了。大王另请高明吧!”

图片 6

赵王却坚持要毛遂带兵,结果可想而知,赵军败北,毛遂身死。

公元前251年,燕王喜命令丞相栗腹与赵国结成联盟,将五百金赠送赵孝成王为酒资。栗腹返回燕国禀报燕王喜说:"赵国国内年轻力壮者都在长平之战中战死,他们的孤儿还未成年,可以趁机攻伐。"燕王喜召昌国君乐间咨询此事。乐间回答说:"赵国是四面作战的国家,它的人民都熟习军事,不可以攻伐。"燕王喜说:"我以五倍的兵力攻伐它。"乐间还是认为不可以。燕王喜发怒,群臣都认为可以攻伐。于是调动两军,二千辆兵车,栗腹率领一部攻伐鄗邑,卿秦率领一部攻伐代邑。惟独大夫将渠对燕王喜说:"与人互通关卡结成联盟,将五百金送给人家的君王饮酒,使者返回禀报就回头攻伐人家,不吉祥,此战不能取胜。"燕王喜不听,亲自率领偏师随后进发。将渠拉着燕王喜腰间的印带阻止他说:"大王绝不要亲自前往,前往不会取胜。"燕王喜用脚蹬开将渠。将渠流泪说:"微臣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大王啊!"燕军抵达宋子,赵国派廉颇率军,在鄗邑击破栗腹之军,乐乘在代邑击破卿秦之军。乐间逃到赵国。廉颇追逐燕军五百余里,包围了燕国国都,燕国人请求讲和,赵国人不允许,一定要让将渠出来调和。将渠主持议和,赵国人听从将渠,解除对燕国的包围。

面对这样一种“国际形势”,聪明而睿智的燕国决策者,本来应该力求和好于赵,建立友好的睦邻关系。关于个中利害关系,深具远见的苏代(苏秦之弟)有着清醒的认识。他引用“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寓言,力陈赵勿伐燕的理由,“今赵且伐燕,燕、赵久相支,以弊大众,臣恐强秦之为渔父也”(《战国策·燕策二》);而就与燕的距离而言,秦远赵近,赵之攻远较秦之攻更为近便,“秦之攻燕也,战于千里之外;赵之攻燕,战于百里之内。夫不忧百里之患而重千里之外,计无过于此者。是故愿大王与赵从亲,天下为一,则燕国必无患矣”(《史记·苏秦列传》)。

定价:58元

燕王喜十二年,赵国命李牧攻打燕国,攻下了武遂、方城。

邯郸之战后的燕赵战争

公元前257年12月,在楚、魏、韩三国军队的夹击之下,秦军败退,邯郸之围解除。随后,联军夺回了赵国大片被占领土。

公元前251年,燕相栗腹认为赵国衰弱,建议燕王伐赵。大臣们大都反对,尤其是大夫将渠,但燕王不听,分兵两路攻赵。领军将领分别是栗腹和卿秦,共计60万人。而燕王亲率后继部队相随。

图片 7

结果,赵国派廉颇出战大败燕军,斩杀栗腹。又派乐乘率军在代地击败另一路燕军并俘虏卿秦。随后两路赵军攻入燕境合围燕都,最后燕国只得割地求和。

公元前245年,赵王新立,廉颇奔魏。公元前242年,燕王以为有机可乘,命剧辛为将攻赵。赵国派庞援统军迎战,击溃燕军,擒杀剧辛。此次攻赵又以燕国失败告终。

公元前243年,赵国派大将李牧攻打燕国,夺取燕国的武遂、方城。剧辛原先居住在赵国,与庞暖友善,不久逃亡到燕国。当时赵国多次被秦军围困,赵国大将廉颇离开赵国,赵国任命庞暖为将军,燕王喜见此想趁赵国的困敝而攻伐赵国。燕王喜向剧辛咨询,剧辛说:"庞暖容易对付。"燕国派剧辛率军攻打赵国,赵国派庞暖迎击,俘获燕军二万人,杀死剧辛。

但非常遗憾的是,深谋远虑如燕昭王者,大智大勇如苏秦者,能征惯战如乐毅者,或仙逝,或殒命,或远遁;继位的燕惠王、武成王、孝王以及末代国君燕王喜,多乏善可陈,也没有真正能辅助得力的臣僚。于是,燕昭王之后的燕国,几乎是江河日下。而错中之错,恐怕莫过于挑衅西邻赵国,发动燕赵战争,使两国兵燹交迭,落得个两败俱伤。“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最终得“渔翁之利”的是东面的齐国(小利)和西面的秦国(大利)。

页数:384

燕王喜见赵国频繁同秦国交战,且廉颇因不受赵悼襄王的信任,赶走了奉命接替他的乐乘,转投了魏国,以庞煖为将,想要趁机攻打赵国。

赵国虽衰,名将尚多,还轮不到一介文人来领兵

赵国虽然经历了长平大战的惨败和邯郸之围,国力大不如前,但也不是弱小的燕国所能欺负的。而且赵国还有名将廉颇、李牧、乐乘、庞援等人,根本不可能让一个虽然嘴皮子利索,但毫无领兵之能也无领兵经验的毛遂统兵。况且赵括的教训不远,赵国不可能放着名将不用而用一文人。

图片 8

由此可见,赵国派毛遂领兵出战的可能性极低。毛遂即使自刎而死多半也不是死于战场之上!

田单攻燕

图片 9

他向早先在赵,同庞煖交好的剧辛问计,剧辛认为庞煖不过尔尔,赞同燕王喜攻赵。于是,燕王喜以剧辛为将,发兵攻赵。结果被庞煖打得大败,两万余燕军被俘,剧辛也被杀死。

燕武成王七年(前265),燕国封君高阳君荣蚠(宋人)率兵攻赵。赵孝成王以割让济东令卢、高唐、平原陵三城予齐的代价聘请齐人安平君田单为将,由他率军还击燕人。田单此次还击,一举拔燕之中阳(今河北唐县西)。

编辑推荐

剧辛燕王喜二十三年,太子丹入秦为质。后因始皇帝对其不善,从秦国逃回。

燕拔昌城

✿ 燕国是存世时间仅次于第一名卫国的姬姓诸侯国,是先秦区域历史文化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

燕王喜二十五年,秦虏灭韩王安。

公元前260年,前后历时长达三年之久的长平之战终于以赵国的惨败而告终,赵括战死沙场,白起坑杀赵国降卒四十余万(《史记·秦本纪》《赵世家》)。赵国元气至此大伤。而就在此时,燕国于赵有不义之举。公元前259年,赵国抵抗秦国的邯郸保卫战尚未结束,赵武垣令傅豹、王容、苏射竟然率领原燕国之众叛归燕国(《史记·赵世家》)。此举无异于落井下石,见死不救。

燕国是姬姓周朝分封在北部边陲的一个弱小的诸侯国,存世八百余年,最后灭于秦。燕国现存史料稀缺,地处边陲,地理环境复杂,古国与古族汇聚互动,其历史文化研究是复杂的学术工程。本书即是在传世文献基础上,利用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试图复原两三千年前的燕国历史文化风貌。

燕王喜二十七年,秦虏赵王迁,赵公子嘉自立为代王。

燕国于赵非但“不义”,而且“不仁”。燕孝王二年(前256),燕国或许是想趁火打劫,派兵进攻过赵国的昌城(今河北冀州区西北),五月而拔之(《史记·赵世家》)。昌城去燕下都有数百里之遥,业已深入赵国腹地,逼近沙丘宫。

✿ 广阔时空界限与立体视野,纵向与横向构成“整体史”研究。

眼见着秦灭六国的兵锋就要祸及燕国,太子丹使荆轲献督亢地图及樊于期之首,试图刺杀始皇帝。未果,荆轲被杀,始皇帝命王翦率军攻燕。

公元前266年,秦昭王任用范雎为相,并采纳了范雎的“远交近攻”策略,即先进攻邻近的三晋,暂时置远方的齐、楚不顾。而燕国在这之后发动燕赵战争,业已落入秦人之彀,无异于帮秦之忙而砸己之脚。

利用文献和考古资料,向上溯及燕地史前史,往下追踪至秦末汉初。“纵向”详尽论述了燕国从开国到灭亡的历史,“横向”细致梳理了燕国经济、政治、古族与古国、思想文化、社会生活与史载人物,在现有可资利用的成果基础上,最大程度再现了燕国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

燕王喜二十九年,秦军攻克了蓟,燕王喜逃往辽东,斩杀了太子丹,献给始皇帝,妄图祈求秦国收兵,燕国得以残喘苟全。

赵败燕师

✿ 历史学与考古学、古文字学相互资证,民族学与人类学资料相互发微。

燕王喜三十年,秦灭魏。

当赵国再次遇到危险,一本书读懂大国小历史。燕王喜四年(前251),燕相栗腹至赵约欢,以五百金为赵孝成王祝酒。栗腹在赵国耳闻目睹了赵国长平之战后的“凋敝”情景,认为有机可乘,返国后禀报燕王:“赵王壮者皆死长平,其孤为壮,可伐也。”燕王召见昌国君乐閒,乐閒劝燕王不要进兵赵国,“赵四战之国,其民习兵,不可伐”。燕王说:“吾以五而伐一。”乐閒仍然认为赵国不可伐。燕王怒火中烧,执意要伐赵;而群臣也都认为赵可伐。但大夫将渠仍然忠言进谏,先与人五百金通关约交,后又起兵攻伐,这是不祥之兆啊,出兵必不成功;但燕王不听。

充分吸收近年来所公布的新资料和推出的新成果,利用多学科交叉的研究方法,相互资证并发微,或修正错讹,或推出新解,或仅备一说,谨遵“多闻阙疑”的治学传统。

燕王喜三十三年,秦攻克辽东,俘虏了燕王喜,燕国灭亡。

这一年,燕起二军、车二千乘伐赵,一支由栗腹统帅攻鄗(今河北柏乡北),一支由卿秦统帅攻代(今河北蔚县东北),燕王也自将偏师随其后。赵国也随即起兵迎击,廉颇击破栗腹于鄗,乐乘击破卿秦于代,燕军大败而逃。廉颇率军一路追击,赵国大军挺进五百余里,直至围困燕都。

内容简介

燕国招架不住,派人请和。赵不答应,说非得让将渠来“处和”才肯罢休。而此时乐閒已奔走赵国,燕王便以将渠为相以处和。这样,赵军才解围而去。

本书运用“二重证据法”,结合传世文献、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纵横开阖地论述了燕国八百余年(公元前11世纪中叶-公元前222年)的历史文化,全方位地揭示了“燕国历史文化”的种种内涵。纵向而言,举凡燕地的“考古学文化”(西周封燕之前)以及燕国本身的历史(开国、发展、强盛、衰落及灭亡),都巨细无遗尽入彀中;横向而言,举凡燕国的经济、政治、古族与古国、思想文化、社会生活、史载人物,都有细致入微的叙述与讨论,令两三千年前的燕国跃然纸上。

燕赵三战

作者简介

燕国两度进攻赵国,大大激怒了赵人;而赵国一战得手,便连年反攻。次年(前250),赵将廉颇、乐乘再度进围燕都,燕馈以重礼求和,赵方解围而去(《史记·赵世家》《乐毅列传》)。公元前249年,赵将乐乘又围攻燕都。公元前248年,赵派廉颇、延陵钧助魏攻燕(《史记·赵世家》)。

彭华,字印川,四川丹棱人。华东师范大学博士,四川大学教授,贵阳孔学堂签约入驻学者,中国先秦史学会理事,“四川大学中国语言文学与中华文化全球传播”学科群项目成员。著有《燕国史稿》、《阴阳五行研究(先秦篇)》等,编有《王国维儒学论集》。

燕赵易土

目 录

燕赵连年交战,秦国乐不可支,相继于公元前247年拿下韩国的上党,又“攻赵榆次、新城、狼孟,取三十七城……初置太原郡”(《史记·秦本纪》)。赵国迫于秦的压力,不得不于燕王喜八年(前247)与燕易土。赵以龙兑(今河北满城境内)、汾门(今河北保定市徐水区西易水之北)、临乐(今河北固安西南)易燕葛(即阿,今河北徐水东南)、平舒(今河北大城)、武阳(今河北易县东南)等地(《史记·赵世家》)。

李牧攻燕

绪论

李牧,赵北方良将,曾经驻守代和雁门备匈奴,平素“习射骑,谨烽火,多间谍,厚遇战士”,使匈奴十余年不敢近赵边。燕王喜十二年(前243),李牧攻燕,拔武遂(今河北保定市徐水区西北)、方城(今河北固安县西南)。

上编

庞煖攻燕

第一章 燕地的自然环境

剧辛曾经居赵,与庞煖友善,后仕于燕。燕王喜十三年(前242),燕见赵数困于秦,廉颇奔魏,庞煖为将,欲乘赵弊而攻之。燕王喜问于剧辛,剧辛说:“庞煖易与耳。”于是,燕王派剧辛攻赵。赵派庞煖还击,擒杀燕将剧辛,取燕师二万。《鹖冠子·世兵》对此评论说:“自贼以为祸门,身死以危其君,名实俱灭,是谓失此不还人之计也,非过材(计)之莿(策)也。……是剧辛能绝,而燕王不知人也。”此事对燕国危害甚大,《韩非子·饰邪》直截了当地说,“剧辛之事燕,无功而社稷危”。不知人而用之,祸莫大焉!同一年,秦拔魏二十城,置东郡。

一、 地形和气候

燕王喜十九年(前236),赵派庞煖攻燕,取狸(今河北任丘市东北)、阳城(今河北唐县东)。秦以救燕为名,派王翦、桓齮、杨端和伐赵,取阏与(今山西和顺)、邺(今河北磁县南邺镇)、安阳等九城。

二、 岩石和泥土

由以上叙述可以看出,在短短的三十年(前265—前236)中,燕赵之间的战争就有九次之多。燕国在关键的战国后期,出于“错误的决策”,发动了数场“错误的战争”,可悲可叹!而与赵为战,燕国是败多胜少(一胜八败),常常是得不偿失,空耗国力,可怜可笑!燕国在战国后期的迅速衰落,与这数次燕赵战争不无关系。

三、 动物和植物

摘自《燕国八百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四、 矿产资源

责任编辑:

第二章 燕地的考古学文化

一、 旧石器时代

二、 新石器时代

三、 夏朝时期

四、 商朝时期

五、 周朝时期(封燕之前)

第三章 开国时期(西周—春秋)

一、 召公其人

二、 周人封燕

三、 “春秋事语”

四、 所谓“南燕”

第四章 发展时期(战国)

一、 对外关系

二、 迁都于易

三、 禅让事件

四、 伐燕行动

第五章 强盛时期(战国)

一、 破燕之后,昭王即位

二、 励精图治,礼贤下士

三、 苏秦入齐,为燕反间

四、 乐毅伐齐,势如破竹

五、 破胡置郡,修筑长城

第六章 衰落时期(战国)

一、 田齐反攻

二、 燕赵战争

三、 荆轲刺秦

四、 国破家亡

下编

第七章 经济制度

一、 农业

二、 畜牧业

三、 手工业

四、 商业

五、 建筑业

六、 交通

七、 城市

八、 人口

第八章 政治制度

一、 官僚机构

二、 封建制度

三、 封君制度

四、 军事制度

五、 法律制度

第九章 古族与古国

一、 有易氏

二、 孤竹

三、 令支

四、 㠱国与箕国

五、 蓟国

六、 韩国

七、 鲜虞—中山

八、 屠何

九、 俞人

十、 秽貊

十一、 山戎—北戎—无终戎

十二、 代

十三、 林胡—东胡—楼烦

十四、 其他

第十章 思想文化

一、 语言文字

二、 思想理论

三、 文学艺术

四、 科学技术

第十一章 社会生活

一、 衣食住行

二、 婚姻丧葬

三、 宗教祭祀

四、 民风民俗

第十二章 燕国人物

一、 国君

二、 宗族

三、 封君

四、 大臣

五、 义士

六、 方士

七、 诸子

八、 其他

附录

一、 燕国世系表

二、 燕国大事年表

三、 甲骨文、金文著录书目及其简称

四、 主要参考书目

后记

精彩章节

第六章 衰落时期(战国)

燕昭王治下的燕国,堪称全盛,故史籍有“全燕”、“钜燕”之说;后继者若能踵武昭王,并发扬光大,那么燕国嗣后的发展将不可限量。但是,这仅仅是一厢情愿的美好的“历史的假设”而已,后来的历史事实无情地颠覆了这一美好的假设。燕国自昭王以降,国势逐渐衰落,直至一落千丈、日薄西山,终亡于秦。

一、 田齐反攻

惠王中计

正当乐毅在前线冲锋陷阵、大军势如破竹之时,燕国后院却顿起变故。在位三十三年而又颇有作为的一代贤君——燕昭王逝世了。继位的是燕昭王的儿子(即燕惠王),这一年是公元前279年。

燕惠王为太子时,就与乐毅有隙。齐军统帅田单闻讯后,心下窃喜,乃行反间计于燕,宣言说:“齐王已死,城之不拔者二耳。乐毅畏诛而不敢归,以伐齐为名,实欲连兵南面而王齐。齐人未附,故且缓攻即墨以待其事。齐人所惧,唯恐他将之来,即墨残矣。”(《史记·田单列传》)燕惠王果然中计,随即解除了乐毅的兵权,以骑劫取代了乐毅。乐毅情知不妙,便奔走赵国。

田单复国

田单见反间计已然奏效,兴奋之余,仍然不敢掉以轻心,又一步一步地设下圈套,让骑劫也一步一步地钻入圈套而不自觉。

田单先是令城中人“食必祭其先祖于庭”,飞鸟盘桓翔舞于即墨城池上空,随后俯身下食,“燕人怪之”。田单于是扬言,“神来下教我”,又令城中人佯称“当有神人为我师”,并且“每出约束,必称神师”。田单此举,其目的有二: 于齐而言是稳定军心、自壮军威;于燕而言是迷惑敌人、瓦解军心。接下来,田单又扬言:“吾唯惧燕军之劓所得齐卒,置之前行,与我战,即墨败矣。”燕人闻之,果如其言,尽劓齐国降卒之鼻。田单后又扬言:“吾惧燕人掘吾城外冢墓,僇先人,可为寒心。”燕人于是又掘墓焚尸。齐人目睹燕人劓鼻、掘墓、焚尸,莫不痛哭流涕,怒火万分,急欲出战。经过这两次考验,田单深知齐人可用,“乃身操版插,与士卒分功。妻妾编于行伍之间,尽散饮食飨士”(《史记·田单列传》)。

为了进一步迷惑燕人,田单令甲卒皆伏于内,而使老弱女子登城,并派遣使节约降于燕。燕人以为齐人已无斗志,都欢呼“万岁”。田单又收民金,得千余镒,派即墨富豪献与燕将,“即墨即降,愿无虏掠吾族妻妾”,燕将大喜,一一答允,“燕军由此益懈”。田单又收得牛千余头,悉披以五彩龙文之缯衣,缚兵刃于牛角,束油脂芦苇于其尾。凿城数十穴,夜纵牛,烧苇端,壮士五千人随其后。火牛怒奔燕军,燕军大惊,视牛皆龙文,所触尽死伤。五千壮士衔枚击之,“而城中鼓噪从之,老弱皆击铜器为声,声动天地”。燕军震恐大骇,纷纷败走。齐人夷杀燕将骑劫,又追亡逐北至于河上,所沦陷的七十余城复属齐国(《史记·田单列传》)。这,就是历史上颇负盛名的“火牛阵”。

齐人于是迎襄王于莒,入居临淄(今山东临淄北)。齐王封田单于安平(今山东临淄东北),号安平君。齐人复国,任命田单为相国。

燕人这一败,将燕昭王、乐毅、苏秦等人苦心经营长达三十年之久的大好功业尽皆付诸东流水。真可谓: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付了东逝水,空悲切。

乐毅拒召

乐毅奔走赵国后,赵封之于观津(今河北武邑东南),号望诸君。燕惠王对当初以骑劫代乐毅后悔不已,又怨恨乐毅降赵,担心赵用乐毅而乘燕之弊以伐燕,于是派人责让乐毅:“将军过听,以与寡人有隙,遂捐燕归赵。将军自为计则可矣,而亦何以报先王之所以遇将军之意乎?”(《史记·乐毅列传》)

乐毅在报燕惠王书中回顾了燕昭王礼贤下士,信任、重用自己的知遇之恩,以及伐齐行动的势如破竹,“以天之道,先王之灵,河北之地随先王而举之济上。济上之军受命击齐,大败齐人。轻卒锐兵,长驱至国。齐王遁而走莒,仅以身免;珠玉财宝,车甲珍器,尽收入于燕。齐器设于宁台,大吕陈于元英,故鼎反乎磿室,蓟丘之植、植于汶篁。自五伯以来,功未有及先王者也”,然后又述说自己之所以要离燕归赵的原因,“臣闻之,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终。昔伍子胥说听于阖闾,而吴王远迹至郢;夫差弗是也,赐之鸱夷而浮之江。吴王不寤先论之可以立功,故沉子胥而不悔;子胥不蚤见主之不同量,是以至于入江而不化。夫免身立功,以明先王之迹,臣之上计也;离毁辱之诽谤,堕先王之名,臣之所大恐也;临不测之罪,以幸为利,义之所不敢出也。臣闻古之君子,交绝不出恶声;忠臣去国,不洁其名。臣虽不佞,数奉教于君子矣。恐侍御者之亲左右之说,不察疏远之行,故敢献书以闻,唯君王之留意焉!”于是,燕王又以乐毅子乐閒为昌国君,而乐毅往来复通燕,最后卒于赵。

公孙操弑君

燕惠王七年(前272),燕相成安君公孙操弑杀燕惠王,拥立其子为武成王。这一年,秦、魏、楚、韩以“定乱”为名,趁火打劫,共伐燕国。

二、 燕赵战争

就燕国所处的军事地理位置而言,北边胡狄,东接田齐,西连强赵,曾经一度弱小,“东不如齐,西不如赵”(《战国策·燕策一》)。但经过燕昭王、苏秦、乐毅等人的苦心经营后,北破东胡,筑长城,置五郡,基本上解决了胡狄扰边的忧患;又东败强齐,虽然功亏一篑,但元气大伤的齐国,一时难以对燕构成威胁;唯独西边的赵国,经过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后,势力大增,南征北战,国力大振,俨然一介大国、强国,不可须臾小视。

面对这样一种“国际形势”,聪明而睿智的燕国决策者,本来应该力求和好于赵,建立友好的睦邻关系。关于个中利害关系,深具远见的苏代(苏秦之弟)有着清醒的认识。他引用“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寓言,力陈赵勿伐燕的理由,“今赵且伐燕,燕、赵久相支,以弊大众,臣恐强秦之为渔父也”(《战国策·燕策二》);而就与燕的距离而言,秦远赵近,赵之攻远较秦之攻更为近便,“秦之攻燕也,战于千里之外;赵之攻燕,战于百里之内。夫不忧百里之患而重千里之外,计无过于此者。是故愿大王与赵从亲,天下为一,则燕国必无患矣”(《史记·苏秦列传》)。

但非常遗憾的是,深谋远虑如燕昭王者,大智大勇如苏秦者,能征惯战如乐毅者,或仙逝,或殒命,或远遁;继位的燕惠王、武成王、孝王以及末代国君燕王喜,多乏善可陈,也没有真正能辅助得力的臣僚。于是,燕昭王之后的燕国,几乎是江河日下。而错中之错,恐怕莫过于挑衅西邻赵国,发动燕赵战争,使两国兵燹交迭,落得个两败俱伤。“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最终得“渔翁之利”的是东面的齐国(小利)和西面的秦国(大利)。

田单攻燕

燕武成王七年(前265),燕国封君高阳君荣蚠(宋人)率兵攻赵。赵孝成王以割让济东令卢、高唐、平原陵三城予齐的代价聘请齐人安平君田单为将,由他率军还击燕人。田单此次还击,一举拔燕之中阳(今河北唐县西)。

燕拔昌城

公元前260年,前后历时长达三年之久的长平之战终于以赵国的惨败而告终,赵括战死沙场,白起坑杀赵国降卒四十余万(《史记·秦本纪》、《赵世家》)。赵国元气至此大伤。而就在此时,燕国于赵有不义之举。公元前259年,赵国抵抗秦国的邯郸保卫战尚未结束,赵武垣令傅豹、王容、苏射竟然率领原燕国之众叛归燕国(《史记·赵世家》)。此举无异于落井下石,见死不救。

燕国于赵非但“不义”,而且“不仁”。燕孝王二年(前256),燕国或许是想趁火打劫,派兵进攻过赵国的昌城(今河北冀州区西北),五月而拔之(《史记·赵世家》)。昌城去燕下都有数百里之遥,业已深入赵国腹地,逼近沙丘宫。

公元前266年,秦昭王任用范雎为相,并采纳了范雎的“远交近攻”策略,即先进攻邻近的三晋,暂时置远方的齐、楚不顾。而燕国在这之后发动燕赵战争,业已落入秦人之彀,无异于帮秦之忙而砸己之脚。

赵败燕师

燕王喜四年(前251),燕相栗腹至赵约欢,以五百金为赵孝成王祝酒。栗腹在赵国耳闻目睹了赵国长平之战后的“凋敝”情景,认为有机可乘,返国后禀报燕王:“赵王壮者皆死长平,其孤为壮,可伐也。”燕王召见昌国君乐閒,乐閒劝燕王不要进兵赵国,“赵四战之国,其民习兵,不可伐”。燕王说:“吾以五而伐一。”乐閒仍然认为赵国不可伐。燕王怒火中烧,执意要伐赵;而群臣也都认为赵可伐。但大夫将渠仍然忠言进谏,先与人五百金通关约交,后又起兵攻伐,这是不祥之兆啊,出兵必不成功;但燕王不听。

这一年,燕起二军、车二千乘伐赵,一支由栗腹统帅攻鄗(今河北柏乡北),一支由卿秦统帅攻代(今河北蔚县东北),燕王也自将偏师随其后。赵国也随即起兵迎击,廉颇击破栗腹于鄗,乐乘击破卿秦于代,燕军大败而逃。廉颇率军一路追击,赵国大军挺进五百余里,直至围困燕都。

燕国招架不住,派人请和。赵不答应,说非得让将渠来“处和”才肯罢休。而此时乐閒已奔走赵国,燕王便以将渠为相以处和。这样,赵军才解围而去。

燕赵三战

燕国两度进攻赵国,大大激怒了赵人;而赵国一战得手,便连年反攻。次年(前250),赵将廉颇、乐乘再度进围燕都,燕馈以重礼求和,赵方解围而去(《史记·赵世家》、《乐毅列传》)。公元前249年,赵将乐乘又围攻燕都。公元前248年,赵派廉颇、延陵钧助魏攻燕(《史记·赵世家》)。

燕赵易土

燕赵连年交战,秦国乐不可支,相继于公元前247年拿下韩国的上党,又“攻赵榆次、新城、狼孟,取三十七城……初置太原郡”(《史记·秦本纪》)。赵国迫于秦的压力,不得不于燕王喜八年(前247)与燕易土。赵以龙兑(今河北满城境内)、汾门(今河北保定市徐水区西易水之北)、临乐(今河北固安西南)易燕葛(即阿,今河北徐水东南)、平舒(今河北大城)、武阳(今河北易县东南)等地(《史记·赵世家》)。

李牧攻燕

李牧,赵北方良将,曾经驻守代和雁门备匈奴,平素“习射骑,谨烽火,多间谍,厚遇战士”,使匈奴十余年不敢近赵边。燕王喜十二年(前243),李牧攻燕,拔武遂(今河北保定市徐水区西北)、方城(今河北固安县西南)。

庞煖攻燕

剧辛曾经居赵,与庞煖友善,后仕于燕。燕王喜十三年(前242),燕见赵数困于秦,廉颇奔魏,庞煖为将,欲乘赵弊而攻之。燕王喜问于剧辛,剧辛说:“庞煖易与耳。”于是,燕王派剧辛攻赵。赵派庞煖还击,擒杀燕将剧辛,取燕师二万。《鹖冠子·世兵》对此评论说:“自贼以为祸门,身死以危其君,名实俱灭,是谓失此不还人之计也,非过材(计)之莿(策)也。……是剧辛能绝,而燕王不知人也。”此事对燕国危害甚大,《韩非子·饰邪》直截了当地说,“剧辛之事燕,无功而社稷危”。不知人而用之,祸莫大焉!同一年,秦拔魏二十城,置东郡。

燕王喜十九年(前236),赵派庞煖攻燕,取狸(今河北任丘市东北)、阳城(今河北唐县东)。秦以救燕为名,派王翦、桓齮、杨端和伐赵,取阏与(今山西和顺)、邺(今河北磁县南邺镇)、安阳等九城。

由以上叙述可以看出,在短短的三十年(前265—前236)中,燕赵之间的战争就有九次之多。燕国在关键的战国后期,出于“错误的决策”,发动了数场“错误的战争”,可悲可叹!而与赵为战,燕国是败多胜少(一胜八败),常常是得不偿失,空耗国力,可怜可笑!燕国在战国后期的迅速衰落,与这数次燕赵战争不无关系。

三、 荆轲刺秦

秦军兵临易水

公元前230年,秦派内史腾攻韩,俘虏韩王安。公元前228年,秦将王翦率军攻击赵军,一举大获全胜,杀死赵军统帅赵葱,颜聚逃亡,邯郸沦陷,赵王迁被俘。赵公子嘉率领其宗族数百人惶惶出奔代,自立为代王,苟延残喘于边陲之地。

但秦军并没有就此罢兵回师,王翦仍然引兵北上,屯军于中山以临燕。穷途末路的代王嘉与燕合兵,屯军于上谷。因秦国内“大饥”,两军才暂时处于对峙状态。

太子寻机复仇

秦军兵临易水,燕国可以说是危在旦夕。身为燕国太子的丹,患秦兵逼境,急急派遣荆轲、秦舞阳入秦刺杀秦王,在历史上演出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荆轲刺秦”故事。但这中间有一则插曲需要略费笔墨叙述一下。

太子丹(?—前226),燕王喜之子,名丹。曾在赵国为质,与出生在赵国的嬴政(赵政或赵正,即后来的秦始皇)交往甚厚。嬴政回国被立为秦王后,太子丹又质于秦。但嬴政待丹无礼,怨恨满天的太子丹忍无可忍,便于公元前232年逃归燕国。

归国之后的太子丹,一直筹划着如何报仇雪恨。太子丹曾经就此事询问其傅鞠武(一作麴武)。深谋远虑的鞠武规劝太子要从长计议,应该先西约三晋,南连齐、楚,北和匈奴,然后才能图谋报秦仇。但太子丹急于报仇,认为鞠武之计旷日弥久,令人着急心闷,恐怕难以等待。太子丹和盘托出“刺秦”计划,鞠武无奈,但仍然语重心长地对丹说:“太子贵匹夫之勇,信一剑之任,而欲望功,臣以为疏。”报仇心切的太子丹不愿采纳鞠武的忠告,万般无奈的鞠武便举荐田光接替自己,之后便飘然身退。(《燕丹子》卷上)

田光被鞠武举荐给太子丹后,受到规格极高的礼遇。田光自以为已经衰朽,不能再为太子的复仇计划尽力,向太子丹保荐了勇士荆轲。田光随即自杀,一则明其至死不泄密的立场,二则以死激荆轲。

荆轲(?—前227),或说字次非(《博物志·异闻》),祖籍齐国,后徙居卫国,卫人称之为庆卿。卫国灭亡后,他又来到燕国,燕人称之为荆庆或荆叔。荆轲与善击筑者高渐离友善,二人常饮酒作乐,歌于市中。荆轲“好读书、击剑”,“为人沉深好书,其所游诸侯,尽与其贤豪长者相结”(《史记·刺客列传》)。田光推荐他入见太子丹,受到丹无微不至的礼待,被尊为上卿。

公元前228年,秦军兵临易水,太子丹认为若再不实施“刺秦”计划,将悔之晚矣,便与荆轲谋划如何刺杀秦王。荆轲一针见血地指出,“刺秦”计划要实施,必须具备两个至关重要的因素(二者缺一不可): 一是进献秦国降将樊於期的首级以取信于秦王,因为樊於期战败来降,得罪于秦王,“父母宗族皆为戮没”,“秦王购之金千斤,邑万家”;二是进献燕国督亢地图,因为督亢(今河北涿州市、易县、固安一带)是燕国的富饶之地,是贪婪的秦王急于获得的地盘。但太子丹有些不忍心,因为樊於期穷困来投奔而又出卖他,于心何忍。于是荆轲只好私下去见樊於期,樊於期为成全荆轲和太子丹的复仇计划,毅然自刭。太子丹闻讯,伏尸而哭,悲不自胜,但也无可奈何,便命人“函盛其首”。在这之前,太子丹已经事先求购了一把“天下之利匕首”——赵人徐夫人匕首,并以毒药焠之,“以试人,血濡缕,人无不立死者”。

荆轲咸阳刺秦

公元前228年,“刺秦”计划的特别行动小组出发了。组长是荆轲,副使是“年十三,杀人,人不敢忤视”的燕国人秦舞阳(《史记·刺客列传》)。美中不足的是,秦舞阳并不是荆轲所愿意接受的帮手,而他所等待的朋友尚未抵达燕都。

出发之日,太子丹和宾客知情者都着素白衣冠前往送行。在易水告别之时,荆轲引吭高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高渐离击筑,为变徵之声,宋意和之。为壮声则发怒冲冠,为哀声则士皆流涕。“荆轲就车而去,终已不顾。”(《燕丹子》卷下、《史记·刺客列传》)这一幕慷慨悲壮,足可以惊天地、泣鬼神,是一直为后世所乐于称道的燕赵“慷慨悲歌”之风的绝妙典型!

公元前227年,荆轲一行到达咸阳后,通过秦王宠臣中庶子蒙嘉卑辞以求见。秦王闻讯,大喜过望,身着朝服,设九宾之礼接见荆轲二人。荆轲手捧樊於期首级,秦舞阳手捧督亢地图,“钟鼓并发,群臣皆呼万岁。舞阳大恐,两足不能相过,面如死灰色”。荆轲谢罪道,“北蕃蛮夷之人,未见天子”,并请秦王就近拜阅督亢地图。(《燕丹子》卷下)结果,“图穷而匕首见”,荆轲随即左手把秦王衣袖,右手揕其胸,一路数落秦王的罪状。秦王绝袖而走,荆轲环柱追杀;事起仓促之间,群臣愕然,手足无措。有人提醒秦王拔剑,但剑身太长,一时竟然无法拔出。侍医夏无且以药囊投掷荆轲,秦王乃负剑拔以击荆轲,断其左股。荆轲以匕首掷秦王,不中,击中铜柱。荆轲知事不成,倚柱而笑,箕踞而骂,“事所以不成者,乃欲以生劫之,必得约契以报太子也”。左右遂斩杀荆轲,秦王目眩惊悸良久。

荆轲刺秦,其本意在效仿曹沫挟持齐桓公以退还侵地故事,但时移势迁,“彼一时,此一时也”(《孟子·公孙丑下》)。唐人李翱(772—841)的评论堪称一语中的,“事虽不成,然亦壮士也。惜其智谋不足以知变识机。始皇之道,异于齐桓;曹沫功成,荆轲杀身,其所遭者然也。……轲不晓而当之,陋矣!”柳宗元(773—819)亦云:“秦皇本诈力,事与桓公殊。奈何效曹子,实谓勇且愚。”宋人王应麟(1223—1296)亦指斥燕丹愚不可及,“燕丹之用荆轲,欲以齐桓待秦政,不亦愚乎”!纵使荆轲刺秦成功,也无济于事,因为“即幸而杀秦王,秦岂无复仇之举;见陵之患,未见息也”。但荆轲刺秦的悲壮故事,却成为燕赵“任侠”的铁证,给后世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印象,成为歌咏不绝的题材。在山东嘉祥县武梁祠、陕西绥德县、陕西神木大保当、山东沂南县北寨村、浙江海宁等地的汉墓画像石上,还有“荆轲刺秦王”的精彩画面。在江苏泗阳县打鼓墩樊氏墓(第5石侧面图)、四川乐山麻浩崖墓、四川乐山柿子湾崖墓、四川江安县桂花村等地的魏晋墓画像石上,也有“荆轲刺秦王”的精美画面。直到东晋,大诗人陶潜(365—427)还挥毫写下了《咏荆轲》:“惜哉剑术疏,奇功遂不成。其人虽已没,千载有余情。”初唐诗人骆宾王(627?—684?)在《易水送别》中咏叹道:“此地别燕丹,壮士发冲冠。昔时人已没,今日水犹寒。”壮哉!悲哉!

荆轲刺秦失败的消息传回燕国后,太子丹似乎有点不以为然,“吾知其然也”;因为早在与荆轲易水诀别后,他就相过气,“见(白)虹贯日不彻,曰:‘吾事不成矣。’”(《史记·鲁仲连邹阳列传》集解引《烈士传》)通过相气预测胜败,这固然是迷信,但它却透露了一个“历史信息”: 方术在燕国颇为盛行。李学勤结合马王堆汉墓帛书《天文气象杂占》,对此进行专门分析: 在汉代人看来,荆轲为太子丹刺秦而出现“白虹贯日”,是精诚感天所致;而“白虹贯日”的出现,也正说明荆轲刺秦当在冬季。

后人为了纪念荆轲,在易县修建了荆轲冢(衣冠冢)。辽代之时,有汉民在衣冠冢上修筑了荆轲塔(又名荆轲招魂塔);塔后毁,明万历六年(1578)重建,八角十三层。荆轲塔位于河北易县城南1.5公里处,濒临北易水,依山傍水,风景秀美。

四、 国破家亡

王翦拔蓟

荆轲咸阳刺杀秦王,功败垂成。惊魂不已的秦王龙颜大怒,随即增派兵力抵达赵地,并火速下令: 出兵攻燕。秦军统帅王翦不负君望,大军在易水之西一举击败燕、代联军。

公元前226年,冬,十月,秦军长驱直入燕都蓟城,于是,蓟城的城头赫然插上了秦军的旗帜,燕国国都陷落。秦人攻克燕都蓟城后,遂于其地设广阳郡。

燕王喜和太子丹仓皇出奔,率领其精兵走保辽东,但身后由李信统帅的秦军仍然紧追不舍。燕王喜窘急万分,不知如何是好。代王嘉来信献策,请斩太子丹以献秦王。太子丹情知大难临头,藏匿于衍水之中。燕王喜派人前往搜寻,太子丹被斩杀。太子丹的头颅被人献给了秦王,但这仍然于事无补,秦王复进兵攻之。后因秦忙于灭楚,兵锋南向,才使得燕王喜苟延残喘于辽东四年。

秦人灭燕

公元前222年,秦人大兴兵力,派王贲进攻辽东。燕国此时已是覆巢危卵,几乎是不堪一击。辽东沦陷,燕王喜被俘。“社稷血食者八九百岁”的燕国(《史记·燕召公世家》“太史公曰”),至此灭亡。秦以其地置辽东郡。

同一年,秦将王贲攻代,俘虏代王嘉,赵亡。次年(前221),王贲兵出燕地,南攻齐国,攻克齐都临淄(今山东淄博市临淄区西部和北部),俘虏齐王田建,齐亡。于是,秦尽灭东方六国,统一了中国。

高渐离刺秦(后话一则)

高渐离(?—前221),一作“高渐丽”(《论衡·书虚》),燕人,善击筑,与荆轲友善,尝与荆轲在燕市饮酒、唱和相乐。燕太子丹派荆轲西入秦国行刺秦王,送至易水之上,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慷慨悲壮。秦灭燕国后,大肆驱逐太子丹、荆轲之客,高渐离隐姓埋名藏匿于宋子,“为人庸保”,以做苦工谋生。

一日,高渐离闻堂上客击筑,“傍偟不能去”,一时“技痒”难捺,出言曰“其有善有不善”。主人召其前击筑,“一坐称善”,遂被擢升为“上客”,“使击筑而歌,客无不流涕而去者”。宋子之人纷纷延以为客,高渐离遂名闻遐迩。秦始皇闻其名而召之,有识者谓秦始皇,彼“高渐离也”,但秦始皇惜其善击筑,重赦之,“乃矐其目,使击筑,未尝不称善”。高渐离乃以铅置筑中,以筑击秦始皇,不中,被杀。心有余悸的秦始皇,于是“终身不复近诸侯之人”(《史记·刺客列传》)。壮哉,高渐离,不愧为死节之士!

燕是否有后(附录一则)

顾炎武曾经指出“六国独燕无后”,“至于六国已灭之后,而卒能自立以亡秦者,楚也。尝考夫七国之时,人主多任其贵戚……独燕蔑有。子之之于王哙,未知其亲疏。自昭王以降,无一同姓之见于史者。乃陈、项兵起,立六国后,而孙心王楚,儋王齐,咎王魏,已而歇王赵,成王韩,惟燕人乃立韩广,岂王喜之后无一人与?不然,燕人之哀太子丹,岂下于怀王,而忍亡之也?盖燕宗之不振久矣,呜呼!楚用其宗而立怀王者,楚也;燕用非其宗而立韩广者,燕也”(《日知录》卷二十二“六国独燕无后”条)。顾炎武此说在一定程度是站得住脚的,但必须设定一个前提,即在地域上将朝鲜排除在外。

根据历史典籍的记载,在燕国灭亡之后,其宗室后裔当已远徙朝鲜,并且融入了卫氏朝鲜。燕人卫满“自始全燕时尝略属真番、朝鲜,为置吏,筑鄣塞。秦灭燕,属辽东外徼。汉兴,为其远难守,复修辽东故塞,至浿水为界”(《史记·朝鲜列传》)。《史记·太史公自序》的说法更为明确,“燕丹散乱辽间,满收其亡民,厥聚海东,以集真藩,葆塞为外臣。作《朝鲜列传》第五十五”。因此,可以这么说: 燕国并非无后,只是在华夏大地基本无后,而其后当在朝鲜。如果联系语言以反观此说,则笔者此论至为明晰。诚如第十章第一节所言,燕地方言确实与中原内地方言有所不同,而颇与代、朝鲜接近。因此,史学家吕思勉说古代的朝鲜人“至少是和中国人同语系的民族迁徙向东北的”,其说实不误。

限于篇幅,文中注释略去

﹀ class="backwor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奥门新萄京8522发布于www.3730.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当赵国再次遇到危险,一本书读懂大国小历史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