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730.com

当前位置:奥门新萄京8522 > www.3730.com > 江桥抗日战争功勋人物谢珂,从打伪军和

江桥抗日战争功勋人物谢珂,从打伪军和

来源:http://www.operasage.com 作者:奥门新萄京8522 时间:2019-11-30 07:40

原标题:寻找鹤城英雄——江桥抗战功勋人物谢珂

江桥抗战

1931年"九一八"后,国民党政府下令不许抵抗,虽然如此,中国人民和爱国的中国军队并没有放弃抵抗,发生在1931年11月4日的齐齐哈尔江桥抗战,就是中国军队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第一次有组织的反击。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不抵抗”的军令让大片国土在短期内迅速沦陷,但让骄狂的日军意外的是,中国军队并没有完全放弃抵抗。有组织的抵抗在江桥、天津、淞沪展开,给日本侵略军以迎头痛击。本文通过叙述江桥抗战、天津事变、“一二八”抗战的展开,展示当年的抵抗 与抵之痛抗之难。

寻找鹤城英雄

1931年10月至11月,在东北抗日义勇军对日作战中,中国军队在黑龙江省泰来县江桥地区抗击日伪军的进攻战役。

由于国民党政府的不抵抗政策,"九一八"后,驻在东北的中国军队并没有能够对日军组织有效的还击,以致让日寇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就一路占据了辽宁、吉林两省。

义勇军江桥首挫伪军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迅即出兵占领吉林省吉林、长春两市,接着开始策划进攻黑龙江省。为垂手取得黑龙江,日军收买了洮辽镇守使张海鹏,唆使其率部进攻黑龙江,夺取省政权;同时,日本当局又利用黑龙江省政府中的亲日势力,阻止黑龙江省军政当局动员军队,抵抗日军进攻。为保卫黑龙江,中国东北军领导人张学良在“九一八”事变后不久,由于黑龙江省政府主席万福麟远在北平,不能到职视事,便于lo月10日委任黑河警备司令兼步兵第3旅旅长马占山为省政府代主席兼军事总指挥、谢珂为副指挥兼参谋长。16日,在马占山尚未到职前,由谢珂指挥省卫队团在嫩江桥击溃伪军张海鹏部的进犯,并炸毁江桥,揭开了江桥抗战的序幕。日军在张海鹏部进攻失败后,开始在外交上对黑龙江省政府施加压力,于25日、27日连续发出照会、通知,11月3日又发出最后通牒式的“通告”,要求中国军队限期退出昂昂溪以南铁路线,以便日军派人修江桥,并声称将诉诸武力;同时,在吉林、长春以第2师团第16联队为主编成嫩江支队,开始向江桥进逼。马占山就职后,迅速排除“和平应付”的投降派主张,使黑龙江形成了抗日局面;同时调集步兵7个团、骑兵7个团、炮兵1个团又1个营以及工兵、辎重兵等共1.3万人的兵力,在嫩江北岸至昂昂溪之间构成三道防线,准备抗击日军大举进攻。4日,日军对嫩江桥中国军队第一道防线发动进攻。双方经3天激战,中国军队损失严重,被迫放弃第一、第二道防线,于6日撤到三间房附近的第三道防线。日军也因伤亡惨重,暂时停止进攻,一面继续向江桥地区增兵,一面重施外交压力,妄图迫使坚决抗战的马占山下野和使中国军队撤到省城齐齐哈尔以北。16日,日军在江桥前线集中了1.3万人,中国军队部署在三间房防线的部队则不是5000人。17日,日军对三间房防线发起新的进攻。经过2天激战,中国军队又受重大损失,防线被突破,省城于19日陷落,江桥抗战遂行结束。

1931年10月日军自南而上逼近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当时,黑龙江省的东北军主力及省主席万福麟全在关内,齐齐哈尔城内仅有一个卫队团,省城周围也仅有四五个省防旅。省城内人心惶惶,投降派和特务活动猖獗。在这样不利的形势下,张学良和万福麟电请南京政府,任命当时在黑河的马占山将军到齐齐哈尔代理黑龙江省主席主持省务。

江桥抗战是由多次战斗组成的战役,首战之中的首战,发生在1931年10月16日,据”九一八“事变不足一个月。这个义勇军大规模抗日斗争的揭幕之战,击败了为日军充当先锋的伪军张海鹏部。

为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精神和市委要求部署,齐齐哈尔市委宣传部决定在全市开展“寻找鹤城英雄,勇做时代先锋”主题宣传活动,让更多的人了解鹤城这座英雄城市的文化底蕴,深入挖掘整理、弘扬传承英雄文化,教育、引导全市人民坚定对城市优秀传统文化的历史认同、价值认同、情感认同,增强文化自信,传承英雄精神,勇做时代先锋,在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新鹤城的新征程中再创新业、再立新功。

10月13日,驻在白城一带的汉奸张海鹏部三个团在日军飞机配合下,向齐齐哈尔以南的泰来嫩江哈尔葛铁路桥进犯,江桥抗战从此拉开了序幕。这时,马占山尚未到省城,省督军署参谋长谢珂挺身而出,暂理省城事务,指挥卫队团对汉奸张海鹏部以迎头还击。16日,毙敌总指挥徐景隆,击退汉奸的进犯部队。

“九一八”事变后,在日军的拉拢下,洮南镇守使张海鹏于1931年10月初宣布”独立自治“,自封”边境保安司令“。日本人在沈阳所办《盛京时报》10月4日的报道称,张海鹏”所部一个旅三个团,分配各地,担任四洮沿线之警备“。叛国投敌后的张海鹏部,旋即成为日军进攻黑龙江的前锋,沿洮昂铁路进击。洮昂铁路通过嫩江的铁路大桥,当时是一座木桥,被称为哈尔葛(或称哈拉尔葛,蒙古语译音,意为”黑色的崖岸“)江桥。10月15日,张海鹏手下少将徐景隆率部到达江桥一带。

让我们一起寻找城市英雄,走近城市英雄,并让我们心目中当之无愧的城市英雄凸显出来,让他们的精神流淌在鹤城的文化血脉之中,成为提升鹤城人民精神风貌,推动鹤城振兴与发展的精神动力。

我军首战告捷,日寇利用汉奸进犯齐齐哈尔的阴谋破产,全省抗日气氛为之一振。

关于当天的一些情况,东北军驻北平副司令行营情报处长沈能毅的电报称:“本日下午1时,有日军飞机一架由洮南出发,旋向泰来掷弹2枚,复到省城旋转数周而去。查日军掩蔽张海鹏叛军进取黑龙江省城,飞机越过中东路向泰来镇掷炸弹,其居心可见,上电足为铁证。”

寻找鹤城英雄

19日,马占山将军到达省城齐齐哈尔。马占山一到省城,日本人就使用了一贯的诱降伎俩,对马占山作出许多许诺,可是马将军不为所动,旗帜鲜明地表示要抗战到底。马占山在就职典礼上说"倘有侵犯我疆土,及扰乱我治安者,不惜以全力铲除之,以尽我保卫地方之责",激励将士准备抵抗日军,表示"吾奉命为一省主席,守土有责,不能为降将军"。接着到江桥前线布置防务。至此,黑龙江省的抗战形成了新局面。

在日本飞机来助阵的次日,张海鹏部先锋部队在徐景隆的率领下,沿着洮昂铁路进抵嫩江南岸。《盛京时报》报道此事的标题堪称”嚣张“——《张军振旅进逼,齐齐哈尔休矣》。报道里竟狂妄地宣称:”观其形势,张军于15日日中即可进占该城。“但这个报道是不完全的。所以其在当天印好的版面上,以紧急补印新闻的方式,发出了这样的消息:”张海鹏军与黑龙江军在齐齐哈尔城外开始战斗,形式激烈,胜负未分。“当然,当读者看到报纸的时候,江桥抗战的第一仗胜负已经见了分晓,黑龙江省防军成功挫败了张海鹏部的进犯。

寻找鹤城英雄之谢珂

在利用汉奸的武力进攻和政治诱降失败后,日寇只得直接对我江桥抗日军队发动大规模的进攻。

图片 1

江桥抗战中建立不朽功勋

图片 2

要说明的是,打这一仗时,马占山尚未到齐齐哈尔,率部抗击伪军的,是时任“东北边防军驻江副司令官公署参谋长”的谢珂。谢珂回忆当时向张学良请示,得到回电大意是:“如张海鹏进军图黑,应予以讨伐。”他随后和军官们讨论的结果是“应遵照电令施行,最后决议准备随时迎击。”谢珂还回忆:“16日拂晓,张前锋进抵江桥南端,我军开炮迎击。伪司令徐景隆误触我驻守江桥工兵埋在南岸的地雷身亡。我军当即开出阵地进行袭击,把张逆3个团一齐击溃,四散逃走。同时我军把江桥破坏三孔,阻止敌军再犯。”

文尾有精彩H5页面,欢迎观看

11月4日晨,1300多名日军在七架飞机掩护下对我江桥阵地发起攻击。马占山当即下令还击,日军的进攻很快被打了下去。我军士气大振,乘胜反击。

曾任洮辽镇守使署军法处上尉军法官的黄显升(瞧这名字起的,跟当时抗战的英雄辽宁警务处长黄显声将军音同字不同),当时在伪军中任职,他在回忆中详细叙述了击溃徐景隆部伪军的情形:16日拂晓,徐景隆旅长率3个骑兵团向江桥奔来,先头部队抵达嫩江桥南,见江桥北端有兵阻截,就开了火,黑龙江省抗日部队原以为开来的是日军,后来看清了原来是张海鹏的汉奸队伍,向徐宝珍团长报告之后,徐团长立刻下令:“打!”士兵们立刻还击,桥上双方枪弹互射,北岸的大炮这时也响起来了,打的张伪军后续部队不敢前进。徐景隆几次下令要不惜伤亡冲过江桥,可江桥北岸猛烈的炮火,使张伪军不能近桥上一步······徐景隆得知先头部队已伤亡很大,为了扭转战局,他想到前沿看个究竟。就在他观察前沿形势,寻找突破环节的时候,在走动中,踩到了黑省工兵埋在南岸的一颗地雷,炸掉了一条腿,当即毙命。徐景隆一死,张伪军一时乱了起来。黑省抗日军队趁乱冲出阵地,齐向南袭击······在黑省军队打击下,前头一乱,后续部队立时溃散,四处逃亡,各奔他乡。

谢珂将军:江桥抗战中建立不朽功勋

5日和6日,日军发动的进攻也全被打退。11月7日,进攻的日军增至8000人,加上汉奸共1?5万人,有重炮30门,飞机20多架,坦克多辆。战斗极为激烈,双方伤亡均在500人以上。在敌军重炮和飞机的轰击下,我军阵地难以坚守,马将军下令部队自江桥退守到齐齐哈尔南郊的三间房阵地。

要说明的是,此战发生时,伪满洲国还没有成立,虽然徐景隆的“少将”军衔是张海鹏封给他的,日后的伪满洲国政府却也承认了此军衔,且将其作为“战死第一人”。于是,徐景隆就成了伪满洲国的第一个“少将”,也成为14年抗战里中国军队击毙的第一个伪军将领。

江桥抗日战争功勋人物谢珂,从打伪军和。于波 廉玉辉

7日,马占山通电全国,宣告抗战决心,电称"占山守土有责,一息尚存,决不敢使尺寸之土,沦于异族"。

天津再败汉奸武装 日本侵略军通过“九一八”事变占领沈阳后,又将视线投向了华北的天津。这一次,他们用的是“以华制华”的阴谋。1931年10月间,日军从冀鲁豫地区招募了汉奸武装2000余人,在天津日租界秘密训练,然后依托这批汉奸组成“便衣队”武装,发放统一的蓝色服装,并佩戴黄色袖章为标记。

谢珂(1891年一1974年),1928年任黑龙江省国防筹备处参谋长。1930年任东北边防军驻黑龙江省副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江桥抗战首战指挥官,铁血报国,抗日到底,他和其他抗日将士一样,英名永在齐齐哈尔大地上放出璀璨光辉。

在东北大部分国土沦丧,国民党将领的一片恐日声中,黑龙江省区区数千地方守备部队以简陋的武器阻击不可一世的强大的日军于江桥,使投降论调受到打击,使全国的抗日热情出现了高潮。当时,齐齐哈尔江桥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关注焦点,马占山将军也被称为"抗日英雄"。全国掀起了"援马运动",上海、哈尔滨等大城市的青年人组织"援马团"、"义勇军",支援马占山为首的黑龙江省抗日军民。上海的电影公司还拍摄出以马占山为题材的电影,上海烟草公司推出了"马占山牌"香烟。在全国人民的支持下,黑龙江省军民的抗日热情空前高涨,齐齐哈尔周围的一些地方守备部队也陆续加入了战斗。

1931年11月8日晚10时许,日军在日租界向汉奸武装发出进攻令,自称是“自治救国军”的“便衣队”分成多路冲出日租界,进攻天津市区的中国保安队和警察的阵地。日军则在日租界内开枪助威。这是继“九一八”事变后,日军第二次在大城市市区制造的事变,史称“天津事变”。因为有日军的督阵和撑腰,汉奸武装公然在占领的建筑物上悬挂日本国旗。

图片 3

我黑龙江省军队的顽强抗击,让号称无敌天下的日本军队丢尽了面子。

早在事变之前,中国军警就已接到日租界递出的“便衣队”要暴动的情报,河北省主席王树常开会宣布:“我绝不做臧式毅(’九一八’事变时执行’不抵抗’命令的辽宁省主席,后投敌),当民族罪人,让天津父老兄弟骂我无能。”所以当汉奸武装的行动开始时,中国保安队和一线警察收到的命令是坚决抵抗,他们用迅速果断的还击,宣告天津不是沈阳。驻防天津的东北军独立第15旅也派出一个连上阵杀敌。中国军警齐心协力,连续挫败了汉奸武装的攻势。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军警还勇敢朝日租界内还击。

江桥抗日战争功勋人物谢珂,从打伪军和。1931年“九一八”事变,辽吉两省数日之内沦于日寇之手,日本人开始图谋黑龙江。黑龙江省原本没有日本驻军,苏联控制的中东铁路又在省城齐齐哈尔附近,日本人对苏联有所顾忌;九一八后日军力量不足,因为这些原因,日本人决定利用已经叛降的洮辽镇守使张海鹏进占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达到不直接出兵而占据黑龙江的目的。

11月12日日军大本营将专门用于寒地作战的精锐部队多门师团调至齐齐哈尔前线,日军兵力达到了两万多,含步、骑、炮、坦克、空军等多种兵种。16日、18日两天,双方展开了决战,战斗达到了白热化。多门师团团长的弟弟被我黑龙江省军队击毙,多门师团团长本人也险些被俘,多名联队长级敌酋毙命,也有敌机被我黑龙江省军队击落。由于装备简陋,国民党政府不派出援军,我黑龙江省军队损失极大。为保存抗日力量,马占山部队只好撤出战斗,向海伦方向转移。11月19日省城齐齐哈尔沦落敌手,江桥战役结束。

午夜12时,张学良打电话给第15旅旅长姚东藩:“如果日军发动战争,你在大沽与天津两处,要不顾一切牺牲,支持7天,以待全军集结。”这一军令表现出张学良在“九一八”事变过去近两个月之后,已看清“不抵抗”的恶果,有了抗击侵略的思想。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军唆使洮辽镇守使张海鹏叛国独立,进犯黑龙江。谢珂力主抵抗,命令省城卫队团开赴嫩江桥设防。江桥战斗打响后,谢珂身临前线,参赞军务,组织后方民众支援。谢坷不计个人得失、不居功自傲,以国事为先,举推马占山为代主席于前,又维护马占山的领导地位于后,在当时旧军人中是难能可贵的。

"九一八"之后,日本侵略军占领辽、吉两省几乎是兵不血刃;齐齐哈尔江桥一役,是中国军队在抗日战争中对日军的第一次有组织、有规模又有效果的抗击,可以说,1931年的齐齐哈尔江桥抗战,是抗日战争的第一枪。

战至11月9日凌晨0时30分,日军第7联队第10中队的士兵泽田政治被击毙,这是14年抗战里在华北地区击毙的首名日军士兵。日本1932年3月出版的《抗日运动与天津事变》一书里记载:“在旭街北端警备中的一等兵遭到保安队的狙击,,前额被子弹打穿,成为皇军最初的牺牲者,光荣战死。”战斗中,中国的水上警察还从水面与日军展开对射。前述《抗日运动与天津事变》里记载:“5点左右,在山日街北端警备中的宫本武明曹长,遭到了暗藏在白河民船中的保安队的狙击,也光荣牺牲。事态急转直下。”所谓“事态急转直下”,就是汉奸武装虽是“一时占据了城内各机关”,但“不久其阵地就被保安队夺回”。

谢珂出身军校,既有理论又有经验。江桥抗战中亲临前线运筹调度,表现出卓越的军事才干。江桥一役我军以弱抗强,以少抵众,重创不可一世的日军,是与军事副总指挥、参谋长谢珂将军的正确指挥分不开的。

江桥之战,日军投入精锐达3万人,而我方先后加入战斗的不过是1万人的地方部队,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江桥抗战是不可能取得胜利的。江桥抗战在军事上虽然没有取得胜利,但是,以马占山、谢珂为首的黑龙江省军民,能不顾蒋介石的不抵抗命令,不畏强大的日本侵略军,以阵地战方式与强敌相战,并给敌人以巨大杀伤。这一抗战之举,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抗战士气。这一抗战之举对投降派是一次有力的打击,对以后国民党的全面抗战起了推动作用。

“抗旨”打响“一二八”

图片 4

江桥抗战后,马占山部改编为东北抗日义勇军,一部分继续转战于白山黑水之间,有的后来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联军,一直战斗到抗战胜利;另一部分进入苏联,辗转回国后,在陕西、内蒙古一带继续抗战。全国全面抗战时期,马占山率部在陕北组织抗战,马将军与八路军为邻,曾得到共产党的帮助和教育。解放战争中,马占山对傅作义将军做了许多工作,为北平和平解放作出了贡献。

1932年1月中旬开始,上海的局势日趋紧张,日本为了获得侵略借口,连续在上海制造事端。南京国民政府继续“不抵抗”政策,要求驻守上海的第19路军撤退,并派出何应钦劝说第19路军军长蔡廷锴,称:“现在国力未充,百般均无准备,日敌虽有压迫,政府均拟以外交途径解决。上海敌方无理要求,要十九路军撤退30公里,政府本应拒绝,但为保存国力起见,不得已忍辱负重,拟令本军于最短期间撤防南翔以西地区,重新布防。望兄遵照中央意旨。”

1933年6月回国,到张学良麾下任职。1936年1月授陆军少将。西安事变时,曾作为东北军、西北军代表,参加同蒋介石政府的谈判。“七七”卢沟桥事变后,全面抗战爆发,谢珂将军率军转战中原各地,为抗战胜利立下赫赫战功。

马占山、谢珂等将领,领导黑龙江省军民的齐齐哈尔江桥抗战,打响了抗日战争的第一枪,为中国抗日战争史翻开了光辉的第一页,这是我们应该牢记的。

据蔡廷锴记叙,1月26日撤退令就已经下达到一线:“政府的撤兵命令已到了,即转令第78师区师长准于本月27日撤退完毕,但宪兵为到接防以前,须留小部队仍在原阵地警戒。命令转下后,相信上海局势会由此紧张而和缓了。国家屈辱如此,我为军人,殊觉无味。”如果按照这一局势的发展,第19路军本该在1月28日左右将阵地交出,然而就在1月28日夜9时,蔡廷锴突然听说虹口“敌方已吹号集合”。派人侦察,知属实之后,蔡廷锴打电话给在一线的第78师第156旅第6团团长张君嵩。张团长汇报后说:“现在虹口等处商民惊恐异常,宪兵尚未接防。据报敌寇今晚向我防区进攻,请示如何处置。”蔡廷锴立即指示:“倘宪兵未接防,仍须固守原来防线,如日寇无故向我挑衅,我军为自卫计,应迎头痛击。”但张君嵩的上级、第78师师长区寿年在战后说得一段话,也许更接近开战的真实背景:“······是张君嵩不肯交防打起来的,也是我区某不愿做亡国奴打起来的。如果当时照军政部和参谋本部电令行事,还有什么淞沪抗战呢?”

全国解放后,谢珂任沈阳市政协委员、政协常委,民革沈阳市委员、沈阳市第二、三届人大代表。1974年谢珂将军病逝于沈阳,享年83岁。谢珂将军在江桥抗战中建立了不朽功勋,其抗日丰功与爱国精神可歌可泣,齐齐哈尔人民永远纪念谢珂将军。

图片 5

图片 6

这一违反南京“不抵抗”命令的及时指示,让因为宪兵接防迟缓而留在阵地上的部队,在当夜组织起来,英勇还击了进犯的日军,拉开了“一二八”抗战的帷幕。日军在上海虹口一带率先发起进攻的“上海陆战队”第1大队第2中队,在虬江路一带的淞沪铁路附近,遇到了第19路军的坚决抗击。该中队的海军三等兵曹宫越光义被击毙在虬江路上,这是“一二八”抗战之中击毙的第一名日军士兵,也正是从这个成绩开始,中国军队在以后的一个多月里持续重创日军。

发生在一九三一年震惊中外的江桥抗战,中国军人抗击强暴、保卫家园的爱国主义精神一直是后人歌颂的楷模。而对江桥抗战起着举足轻重的另一位重要人物却少有人知,甚至对他率领中国军队打响江桥抗战第一枪的英雄壮举也鲜为人知。他就是在江桥抗战中始终如一、顾全大局的爱国军人谢珂将军。**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谢珂将军:江桥抗战中建立不朽功勋H5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奥门新萄京8522发布于www.3730.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江桥抗日战争功勋人物谢珂,从打伪军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