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730.com

当前位置:奥门新萄京8522 > www.3730.com > 杨虎城的崛起路,杨虎城将军与西安守卫战

杨虎城的崛起路,杨虎城将军与西安守卫战

来源:http://www.operasage.com 作者:奥门新萄京8522 时间:2019-06-24 14:38

原标题:从小饭馆跑堂到陕西一号人物: 杨虎城的崛起路

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直系将领冯玉祥联合胡景翼及孙岳,突然倒戈,发动政变,囚禁总统曹锟,驱逐溥仪出故宫。

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直系将领冯玉祥联合胡景翼及孙岳,突然倒戈,发动政变,囚禁总统曹锟,驱逐溥仪出故宫。

  “西北山高水又长,男儿岂能老故乡。黄河后浪推前浪,跳上浪 头干一场。”这是爱国将领杨虎城(1893年—1949年) 24岁时写下的 一首诗。杨虎城,陕西蒲城人。父亲杨怀德是木工,清光绪三十四年 (1908年)受诬陷,在西安被官府处死。他随后在家乡组织“中秋会”, 打富济贫,扶弱抑强。 1914年,打死下乡收租的恶霸后转入同州(今 陕西大荔)、朝邑、合阳一带,当了“刀客”的首领,进行武装抗暴 斗争。 1915年,袁世凯称帝。他率部参加反袁的陕西护国军,任营 长。


图片 1

三支不同派系的部队组成了国民军,下辖三个军:第一军军长冯玉祥,第二军军长胡景冀,第三军军长孙岳

三支不同派系的部队组成了国民军,下辖三个军:第一军军长冯玉祥,第二军军长胡景冀,第三军军长孙岳

  1917年底,杨虎城任陕西靖国军第三路第一支队司令,率部同 属于皖系军阀的省督陈树藩和北洋政府的八省援陕军对抗。 1920年, 直系军阀取代皖系军阀控制北京政府,派阎相文为陕督,对靖国军实 行分化瓦解。靖国军大部为其收编,但杨不为所动。 1922年春,于 右任将靖国军总部迁至武功,任杨虎城为第三路司令。杨率部一旅同 十倍于己的直系部队激战,逐步退至延安,一面整训部队,一面派人 至广东同孙中山联系。1924年 1月,孙中山批准杨为国民党员。10月, 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组织国民军,委任井岳秀为陕北国民军总司令, 杨虎城为前敌总指挥。1925年 7月,杨率部南下,将直系部队驱逐至 秦岭以南,任国民军第三军第三师师长。杨开始同共产党人合作。 1926年 1月,奉系和直系军阀联合进攻国民军。 4月,直系军阀吴佩 孚派刘镇华率由土匪编成的镇嵩军 7万人入陕,包围西安。杨虎城同 陕西督办李云龙率 1万人在西安坚守八个月。城中粮食断绝,军民饿 死5万余人。 9月,冯玉祥派部队援陕,11月西安解围。1927年初, 杨虎城被冯玉样任命为国民联军第十路总司令(很快改为第十军军长), 随即出潼关,参加北伐。 6月,冯玉样同蒋介石合流后,杨未执行蒋 介石清党的命令,继续与共产党人合作。

杨虎城与张学良联手发动兵变,扣押了到西安督战围剿红军的蒋介石。张、杨二人联名通电全国,称“东北沦亡,时逾五载。国权凌夷,疆土日蹙,淞沪协定屈辱于前,塘沽何梅协定继之于后,凡属国人,无不痛心”,但是“蒋委员长介公受群小包围,弃绝民众,误国咎深”,于是“学良等多年袍泽,不忍坐视,因对介公为最后之诤谏”。

图片 2

图片 3

  1928年,迫于形势,杨虎城 礼送在自己部队中工作的共产党员南汉宸等出境。 4月,杨同冯玉祥 关系开始疏远,乃出国休养。同年冬,蒋介石和冯玉样出现裂痕,都 电召杨虎城回国。杨回国后被冯玉祥任命为师长,率部驻扎在鲁南。 1929年 4月,冯命令他率部撤至河南,蒋命令他在原地驻防,并答应 解决部队的经费。杨权衡利弊,投向蒋介石,部队被编为国民革命军 新编第十四师,杨任师长,随即参加蒋冯阎中原大战。1930年 7月, 蒋介石任命杨为讨逆军第十七路总指挥,率部入陕,11月,占领西安, 兼任陕西省主席。1932年,任西安绥靖公署主任。共产党员南汉宸等 又回到杨身边,南被任命为省政府秘书长。此时蒋介石并不信任杨, 在陕西周围部署兵力,对杨监视。1933年 5月,蒋介石逼走南汉宸后 免去杨陕西省主席的兼职,又调杨一个旅至河南。蒋、杨矛盾不断加 深。此时,红四方面军到达川陕,杨虎城曾同他们达成默契,双方休 战。但不久在蒋介石的严厉命令下,又去堵截由鄂豫皖转移到陕南的 红二十五军,其部队连续四次遭红军重创。杨逐步认识到“剿共”没 有出路。

爱国名将杨虎城的名字,与古城西安紧紧联系在一起,因为他在北伐战争时期率部坚守西安8个月之久,创造了近代军事防御战的奇迹。 1926年5月,镇嵩军刘镇华在吴佩孚与阎锡山的支持下,率军7万号称10万,围攻西安。杨虎城毅然率领国民军第三军第三师从三原开进西安,偕同国民军第二军第十师李虎臣部及陕西陆军第四师卫定一部固守西安。当时,西安城中部队共计1万余人,分为三个系统,指挥不统一。论地位,李虎臣是陕西军务善后督办,地位最高,但刚从河南新败而归,部队3000来人,战斗力贫弱。论实力,杨虎城部队5000余人,装备较好,士气较高,战斗力较强。而卫定一的地位及实力均不及李、杨。大敌当前,如何统一指挥与团结合作,已成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杨虎城表现出极其谦虚与团结的精神。杨虎城主动担负起敌人重点攻击的城东、城北两个方面的防守任务。在5月19日召开的各方将领联席会议上,杨虎城提议取消国民二、三军名称,一律改称陕军:以李虎臣为陕军总司令兼第一师师长,杨虎城为副总司令兼第三师师长,驻泾阳的田玉洁为副总司令兼第二师师长,邓宝珊为总指挥,卫定一为副总指挥兼第四师师长。杨虎城还命令他的部队把从靖国军开始时就佩带在军帽上的红圈取消,以示与李、卫部队一致。杨虎城提出并实行的以上措施,对坚守西安,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nbs

西安事变的消息传开,勾起民众对“杨虎城”这个名字的印象。整整10年前,同样在西安,正是杨虎城等人死守古城八个月,第一次扬名全国。杨虎城对此颇为自负,西安事变4天后,他和张学良在市民大会上演讲时,还不忘要求与会者对开会地点——为纪念西安守城战而设立的革命公园——“加以特别注意”。

冯玉祥任总司令,胡景冀与孙岳分别为副司令,

冯玉祥任总司令,胡景冀与孙岳分别为副司令,

  1935年秋,张学良奉命率东北军入陕“剿共”,部队也遭红 军沉重打击。经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不断做工作,杨虎城同张学 良就停止内战、一致抗日达成共识,并一道发动了西安事变。西安事 变和平解决后,蒋介石背信弃义,于1937年 4月迫使杨虎城辞职, 6 月又迫杨出洋考察。“七七”事变后,杨虎城在欧洲两次致电蒋介石, 要求回国参加抗战,均遭拒绝。后来他又致电宋子文,才得到同意。 11月他回国后即被蒋介石拘禁,先后被关押在湖南、贵州和四川重庆。 其夫人谢葆中同他一起坐牢,1947年死于狱中。1949年 9月17日, 在重庆解放前夕,他被蒋介石指使的特务用利刃杀害于戴公祠。

< 1 > < 2 >

杨虎城这个土生土长的陕西冷娃,如何成为雄踞一省的军政大员,又与少帅张学良携手发动西安事变?其间的故事并不简单。

第一军主要将领:宋哲元、韩多峰、刘郁芬、赵席聘、韩复榘、石友三、刘汝明、孙良诚、孙连仲、赵登禹、佟麟阁、张自忠、冯治安、石敬亭、梁冠英、吉鸿昌

第一军主要将领:宋哲元、韩多峰、刘郁芬、赵席聘、韩复榘、石友三、刘汝明、孙良诚、孙连仲、赵登禹、佟麟阁、张自忠、冯治安、石敬亭、梁冠英、吉鸿昌

“功满三秦,怨满三秦”

第二军主要将领:邓宝珊、岳维峻、董振堂,高桂滋,李虎臣 卫定一 党玉琨

第二军主要将领:邓宝珊、岳维峻、董振堂,高桂滋,李虎臣 卫定一 党玉琨

1911年12月16日午后,陕西长武县郊的一道土坝上,战斗刚刚结束。战场上尸横遍野,伤兵呼号之声不绝于耳,冷热兵器和旗帜散落一地。取得胜利的骑兵用战败者的尸体填平了坝上横沟,策马呼啸而去。坝下沟边,一些带伤挂彩的汉子相互扶持逃离战场。

杨虎城的崛起路,杨虎城将军与西安守卫战。第三军主要将领:徐永昌,庞炳勋,杨虎城

第三军主要将领:徐永昌,庞炳勋,杨虎城

这是辛亥革命陕西冉店桥之役的最后一幕。从甘肃增援而来的清军骑兵,在此击溃了会党武装“秦陇复汉军向字营”。这一营在战斗中阵亡大半,只有少数人突围幸存,18岁的杨虎城是其中之一。

图片 4

图片 5

一个月前,杨虎城还在故乡陕西蒲城县孙镇的小饭馆当跑堂。他的家庭与号召反清反满的会党组织“哥老会”关系密切,父亲、叔叔都因为参加哥老会活动被清廷处决。辛亥革命爆发后,陕西新军在西安暴动,各地哥老会众蜂起响应,拉起武装与清军战斗。杨虎城本人早已加入哥老会,也怀着家恨投身其中,在冉店桥差点丢了性命也没有放弃。

1925年胡景翼突然逝世,国民军随后直奉联军攻击,国民一军损失惨重,韩复榘、石友三投靠了阎锡山。国民二军只有李虎臣、邓宝珊部退回西安,国民三军也只有杨虎城、庞炳勋部退到陕西。此时阎锡山鼓动河南镇嵩军刘镇华进攻西安,刘镇华率10万人马围攻西安,国民二军李虎臣主动邀请杨虎城守望西安时称“二虎守长安”。

1925年胡景翼突然逝世,国民军随后直奉联军攻击,国民一军损失惨重,韩复榘、石友三投靠了阎锡山。国民二军只有李虎臣、邓宝珊部退回西安,国民三军也只有杨虎城、庞炳勋部退到陕西。此时阎锡山鼓动河南镇嵩军刘镇华进攻西安,刘镇华率10万人马围攻西安,国民二军李虎臣主动邀请杨虎城守望西安时称“二虎守长安”。

民国肇建,各路武装遣散,杨虎城回乡继续当饭馆跑堂。但战斗经历提升了他的会党声望,拓展了他的见识,也点燃了他的野心。1914年,杨虎城聚众打死了一名到村里收租的地主,带领几十名会党弟兄自立山头,成为浪迹关中的“刀客”。杨虎城从袭击军警、打劫税款,到受土豪雇佣剿灭土匪,再到被收编为正规军营长,几乎把当年张作霖在东北起家的经历重演一遍。

李虎臣与杨虎城坚守西安8个月,后冯玉祥“五原誓师”出兵解了西安之围,所以李虎臣与杨虎城并入了西北军,同时冯玉祥也收编了刘镇华的镇嵩军,此时冯玉祥的西北军属于大西北军。后来中原大战中,杨虎城脱离冯玉祥组建17路军,成为小西北军。

李虎臣与杨虎城坚守西安8个月,后冯玉祥“五原誓师”出兵解了西安之围,所以李虎臣与杨虎城并入了西北军,同时冯玉祥也收编了刘镇华的镇嵩军,此时冯玉祥的西北军属于大西北军。后来中原大战中,杨虎城脱离冯玉祥组建17路军,成为小西北军。

杨虎城与张作霖最大的区别在于其“哥老会——同盟会”背景。哥老会与同盟会及其后身国民党关系极深。辛亥革命时陕西新军暴动,正是同盟会和哥老会共同组织。杨虎城当时投奔的向字营,则是哥老会龙头大爷向紫山一手创立。1916年收编杨虎城团伙的军队,也非陕西督军麾下的北洋政府军,而是讨伐袁世凯的护国军,其骨干将领郭坚、耿直、胡景翼都兼具同盟会背景和哥老会色彩。

图片 6

图片 7

1910年代到1920年代,孙中山与北洋军阀斗争不断,在陕西体现为以同盟会元老于右任为首的“靖国军”同各路北洋军的战争。在军界毫无根基的后起之秀杨虎城,无论从大义出发还是从利益考虑,追随于右任都是最实际的选择。受其影响,杨虎城所部会党色彩日渐淡薄,而“革命”色彩日增,杨虎城与部下的关系也从满口弟兄转化为革命同志。

杨虎城跟冯玉祥根本没有任何隶属关系,只是部队在北伐中临时归冯玉祥建制而已。

杨虎城跟冯玉祥根本没有任何隶属关系,只是部队在北伐中临时归冯玉祥建制而已。

陕西连年战乱,农民流离失所,纷纷投军求生。杨虎城所部虽然屡战屡败,艰苦维持,队伍却不无扩张。1923年,于右任出走广东、靖国军宣告失败时,杨虎城已经拥有三千之众。虽然大旗已倒,但“同盟会——哥老会”体系继续为杨虎城提供了生存空间。他把部队撤到陕北榆林,寄身于老同盟会员兼哥老会龙头大爷、陕北镇守使井岳秀麾下。

杨虎城没有接受过正规军事训练,他的部队也难以吸引多少军官学校学生投奔,于是孙蔚如、赵寿山这些只受过基本军事教育的陕西陆军测量学校毕业生,都成为极受重用的骨干。停留陕北的两年间,杨虎城一心训练部队,并开办教导队培训干部,储备力量,等待着大展宏图的一天。

杨虎城的崛起路,杨虎城将军与西安守卫战。1925年10月,北洋军将领冯玉祥、孙岳和陕军将领胡景翼共同发动“北京政变”,推翻曹锟政府,组织起“国民军”。井岳秀宣布加入其中,以杨虎城为前敌总指挥,与驻陕北洋军开战。1926年3月,国民军在河南遭吴佩孚所部直军击败;4月,国民军在吴佩孚与张作霖所部奉军联合进攻下放弃北京,向绥远撤退,冯玉祥离队前往苏联。在陕西,属于吴佩孚一方的刘镇华所部镇嵩军,也将国民二军第10师师长李虎臣等部包围在了西安。

当时,杨虎城率部驻在三原,名义是国民三军第3师师长。他分析时局,认为刘镇华兵力充沛、声势浩大,留陕国民军只有团结一致与之对抗才有生路,于是决心到西安与李虎臣共同抗敌。1926年4月16日,杨虎城率部冲入西安城内。为团结并号召陕西军人与河南来的镇嵩军对抗,他们放弃国民军名义,打起陕军旗号,以李虎臣为总指挥、杨虎城为副总指挥,共同指挥城防。

杨虎城明白,站队只能保全性命,冒险才能博取未来,这是他从军以来第一次用全部身家赌前途,局面之艰难超出想象。攻防战前期,刘镇华多次以火炮轰城,西安繁华街市化为瓦砾。后期,刘镇华改攻城为围困,城内粮食短缺,驴、骡、猫、狗为之一空,街上叫卖的食物只剩下糠与油渣、皮带、皮鞋底熬的汤做成的大饼,也要一吊钱一块。10月间下了一场大雪,一天之后,警察局便收尸一千余具。

漫长的战事变成了折磨,两位总指挥都开始怀疑守城的意义。李虎臣曾问杨虎城:“对点子(陕西方言称呼同名或者姓名相近者),你和我说实话,守西安究竟有什么价值?”杨虎城搬出他从于右任那里学来的理论,回答:“我们守西安为的是缩短世界革命的时间。”这话气得李虎臣大喊:“你不要给我上洋条子,我不懂!”

杨虎城说的倒不算错。在苏联的支持下,国民革命军于1926年7月9日在广州誓师,发动北伐。同年9月17日,从苏联回到绥远的冯玉祥率部在五原誓师,宣布加入国民革命军,取道甘肃攻入陕西。经过一个多月的激战,刘镇华的镇嵩军溃退,西安于11月27日解围。李虎臣、杨虎城霎时间成为闻名全国的国民革命英雄,苦难的意义得到了正面评价。

这场为期225天的攻防战造成5万余人死亡,仅西安城东北角的“革命公园”便收殓了3000多具无名尸骨。杨虎城明白自己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为守城死难者举行公祭时,他致送的挽联是十六个大字:生也千古,死也千古;功满三秦,怨满三秦。

图片 8

坚持与冯玉祥作对,终成一方诸侯

西安事变后,杨虎城被报刊称为“西北军领袖”,与“东北军领袖”张学良并肩而立。回顾历史,杨虎城并不能算是冯玉祥西北军的一员。国民军时代,杨虎城隶属于孙岳的国民三军,而非冯玉祥直属的国民一军,只不过在西安解围之后一度列入冯玉祥第2集团军的战斗序列而已。

相反,杨虎城正是靠着与冯玉祥作对,打击西北军及其盟友,才能在西安守城战之后三年多,从拥兵数千人的一介师长崛起成为雄踞陕西的一方诸侯。无怪乎冯玉祥在失势后写作回忆录《我的生活》,对西安解围大书特书,却对守城的杨虎城没有几句好话。

杨虎城反冯玉祥的一系列行动中,第一步就是脱离冯玉祥集团。西安解围后,冯玉祥将李虎臣部留在陕西,将杨虎城部带出关中参加北伐。李、杨两人对冯玉祥歧视杂牌部队、时刻试图吞并的态度深感恐惧,不约而同开始反冯行动。

李虎臣和岳维峻等陕西将领以反对第2集团军横征暴敛为由,举起“陕人治陕”大旗,结果遭到冯玉祥留陕部将宋哲元、刘郁芬的个个击破,大批陕军将领死难,李虎臣逃亡上海避难。

杨虎城随冯玉祥转战河南、安徽一年有余,怨念同样越来越深。一方面,冯玉祥在粮饷供应、武器弹药补给上对杨虎城部队实施差别待遇,不时插手杨部编制、人事;另一方面,冯玉祥将当初包围西安的刘镇华镇嵩军收编,作战时经常部署在杨虎城的侧翼、后方,让杨虎城部队上下极为戒惧和反感,最终促使杨虎城下定脱离冯玉祥集团的决心。

1929年蒋冯战争爆发后,杨虎城面见蒋介石,表明愿意脱离冯玉祥集团,成为南京政府所辖部队。随后,杨虎城在河南中部与冯玉祥所部大打出手,纳上了第一份投名状。

杨虎城崛起的第二步是打击冯玉祥的盟友。1929年12月,在蒋冯战争中担任蒋方第5路军总指挥的湘军领袖唐生智,突然转身与冯玉祥达成共同反蒋协议,趁战后平汉铁路沿线空虚之际,率部从河南中部直奔武汉。杨虎城当时驻在南阳,他一面向唐生智表示合作,另一方面却秘密调动部队,在1930年元旦冒着风雪攻占了唐生智的后方基地、平汉铁路重镇汝南县驻马店。

这一战缴获唐军存放的大批武器弹药和通信器材,仅火炮就有50多门,唐军总部参谋长晏勋甫也被俘虏。唐生智背后受敌,军心大乱,在杨虎城和中央军刘峙等部夹击下难以为继,被迫通电下野。这一战解除了蒋介石的心腹大患,他亲笔写信称赞杨虎城“此次讨唐功成,吾兄勋业益隆,声名日增”。

蒋介石认识到了杨虎城的价值,为杨虎城雄踞一方提供了踏出决定性一步的机会。1930年5月,中原大战爆发,汪精卫、阎锡山、冯玉祥组成的反蒋联军与蒋介石代表的南京政府军,在平汉、津浦、陇海三条铁路沿线全面开战。杨虎城在陇海路河南战场作为蒋方主力参战,屡有斩获。

同年10月,反蒋联军陷入劣势。杨虎城正率部进攻冯玉祥部驻守的洛阳时,突然收到蒋介石的信件,告知冯玉祥部要退回潼关,要求杨氏率部“向陕州、灵宝、潼关急进,断逆归路,勿使其再窜入西北为害陕甘也”。

冯玉祥在陕甘仍留有数万生力军,洛阳也未攻下,杨虎城贸然以孤军挺进陕西,很可能腹背受敌、一败涂地。但杨虎城决定再次孤注一掷、豪赌一把,结果他又赌赢了——留在关中的冯玉祥部士气低落、不堪一战。10月25日,杨虎城部攻占潼关,截断关内外西北军交通。仅仅两天后,杨虎城所部先锋就攻入了西安城。冯玉祥的留守总司令刘郁芬不战而逃,大批辎重装备成了杨虎城的囊中物。

西安易手敲响了反蒋联军的丧钟。10月31日,冯玉祥、阎锡山通电下野,中原大战宣告结束。急于解决关内乱局的蒋介石乐得顺水送人情,发表杨虎城担任陕西省政府主席,之后又给予西安绥靖公署主任名义。杨虎城利用关中的财税、人力和缴获的武器装备,将所部扩充为辖有3个师12个旅的第17路军,兵力6万余人,被誉为南京政府的“西北柱石”。

昔日小饭馆跑堂,今天已经成为陕西第一号人物,可谓衣锦还乡。只是,杨虎城集团毕竟自成一体,对蒋介石并非言听计从,杨虎城本人对掌握陕西后的发展也自有打算。从蒋介石的角度看来,杨虎城越来越像另一个冯玉祥,需要好好敲打一番了。

图片 9

“西北柱石”如何成为反蒋先锋

杨虎城的权力源于南京政府认可,自然不可能向东发展,于是将目光投向混乱的西部临省甘肃。当时甘肃处于武装割据:陇南被马廷贤占领,陇东是陈珪璋的地盘,河西由马步青经营,陇西为鲁大昌盘踞,兰州则在西北军残部雷中田掌握之中。这些地方武装虽然已经接受南京政府委任,但依然政令自为,省主席马鸿宾所颁政令出不了省政府。

1931年8月25日,驻兰州的新编第8师师长雷中田突然逮捕省主席马鸿宾,次日通电全国,宣布改组甘肃省政府,自任甘肃全省保安总司令,史称“雷马事变”。这是冯玉祥不甘失败,鼓动残部进行的一次反蒋暴动。杨虎城闻讯后立即要求出兵讨伐,蒋介石却没有做出回应。

事情很快发生转机。先是“九·一八”事变爆发,东北各大城市迅速沦陷,全国上下对南京政府的应对极为不满。11月7日,蛰伏四川多年的直系军阀吴佩孚到达兰州,发出了甘、川、青、宁、新五省将领拥护他组织抗日联军的通电。虽然列名通电的地方将领纷纷辟谣,宣告自己是被冒名的,却给南京政府以极大的压力,蒋介石终于命令杨虎城出兵解决雷马事变。

消息传出,吴佩孚给杨虎城发出电报,劝他看清“人心所向”,不要对甘用兵。杨虎城回电称,出兵是为了“解除人民痛苦,亦不得已之苦衷”,派部将孙蔚如率部取道陕北出征甘肃。一个月内,杨虎城部接连攻占雷中田部据守的重镇会宁、定西。会宁守将王家曾号称“你们杨虎城过去守西安八个月,我现在要守会宁一年”,结果半个小时就被杨虎城部攻入城内。

1931年12月9日,杨虎城部抵达兰州,吴佩孚、雷中田等人分头逃亡。截至此时,杨虎城还是“奉命平叛”,但他迅速按照自己“陕甘一体,打通新疆,联合苏联”的思路开始行动。12月12日,孙蔚如自行宣布担任甘肃省临时维持委员会主任,接手全省行政事务。杨虎城的参议、秘书们纷纷涌入兰州,摇身一变成为甘肃省政府的厅长、局长和各县县长。举凡财政、禁烟、榷运、造币等实权部门均落入杨虎城囊中,甘肃省政府金库也被改编成陕西省银行甘肃分行。杨虎城还借故处决了陇东小军阀陈珪璋,对割据武装示以杀鸡儆猴。

蒋介石已经决定将西安作为中日战争爆发后的陪都之一,自然不能容忍西北再出现一个跨省的割据集团。蒋介石否决了杨虎城保举孙蔚如出任甘肃省主席的建议,在迫于“九·一八”事变后各方指责而下野的当天,还不忘任命德高望重的国民党元老邵力子为甘肃省主席。

杨虎城不甘心这一次失手,随后提出甘肃初经战事,部队系统繁杂,需要有统率机构,提请设立西安绥靖公署甘肃分署,并提议在西北军界人脉深厚的邓宝珊为主任。此时,蒋介石已经下野,汪精卫、孙科等南京政府高层为了安抚拉拢杨虎城,立即予以批准。邵力子上任之后力主的财税由省府统一、县长由省府委派,以及裁减驻军节约经费等措施,被杨虎城、邓宝珊一再杯葛。邵力子愤而离职,由邓宝珊代理省主席,正中杨虎城下怀。

1932年“一·二八”上海抗战爆发后,蒋介石在南京政府高层敦请下恢复权位,对杨虎城的反击随之展开。当年9月,杨虎城所部陕西警备师师长马青苑宣布脱离第17路军。这支部队由杨虎城自行设立,粮饷全靠第17路军总指挥部划拨,待遇低人一等。马青苑在杨虎城所部资历虽深,但所部旅长都是杨虎城直接派遣,马氏有被架空之感,在复兴社西北负责人葛武棨的活动下,选择另寻出路。

马青苑的叛离虽被杨虎城派兵讨平,但这只是蒋介石一系列手腕的开端。1933年5月,蒋介石宣布改组陕西、甘肃两省政府,派心腹朱绍良接任甘肃省主席,以邵力子接替杨虎城担任陕西省主席。接着又以朱绍良具备军人身份为由,设立甘肃绥靖公署,取代邓宝珊的西安绥靖公署甘肃分署。杨虎城对陕甘两省的行政权,以及对甘肃驻军的指挥权全部丧失。

1934年11月,杨虎城驻在甘肃平凉的主力部队第49旅旅长杨渠统宣布接受南京政府直接任命,改编为新编第5师开赴河南。杨渠统原本驻在相对富庶的甘肃陇东,调到贫瘠的平凉后失去财源,手头大为紧张,于是接受了朱绍良的拉拢。杨虎城在此前一系列打击下,已经不愿意再与南京政府对抗。这一次他不但没有派兵征讨,还为杨渠统补足了兵员,甚至把一直配属杨渠统部的一个炮兵营拱手奉送。

从1931年11月到1934年11月,三年间,杨虎城为了取得甘肃做出的一切努力,至此全部付诸流水。其间,杨虎城还准备与移驻青海的孙殿英联合起来割据西北,也以孙殿英被青宁马家军消灭告终。杨虎城对蒋介石的怨恨和隙嫌逐渐放大,但他也悟得一个道理——反蒋的行动必须与抗日的口号合流,才能避免各方面的指责,取得保持独立的机会。

此后,随着长征红军抵达陕北,东北军、中央军源源开入陕西。蒋介石在西安设立西北剿匪总司令部,自任总司令,由东北军领袖张学良代理职务。张学良、杨虎城二人的队伍在对红军作战中屡屡失利,损失惨重,两人同病相怜,越走越近。张、杨一方面认为蒋介石是借围剿红军削弱地方部队实力,意图予以消灭,对团体前途深感忧虑;另一方面都不理解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战略,最终导致了西安事变的发生。

表面上携手合作的两人,并没有多少真挚互信。西安事变发生13天后,12月25日,张学良决定亲自护送蒋介石返回南京,当天启程前才通知杨虎城,从此一去不返,东北军与陕军的联盟随之瓦解。杨虎城一生用冒险赌前途,博得了超乎预想的实力、地盘与名誉,在西安事变达到顶峰,但也从此开始跌入低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奥门新萄京8522发布于www.3730.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杨虎城的崛起路,杨虎城将军与西安守卫战

关键词: